餐饮求生:全聚德卖盒饭,海底捞摆地摊,紫光园开直播

[复制链接]
查看582 | 回复0 | 2022-5-24 06:4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4月30日,北京餐饮堂食突然被按下暂停键,至今已经过去20多天。


疫情造成的影响显而易见,不少餐饮人原本准备大干一场的旺季,突然变成了淡季,停业、失业接踵而至,“花式”自救也纷纷开启。卖盒饭、摆地摊、开直播,怎么活下去成为餐饮企业最头疼的难题。


自疫情发生以来,餐饮业就屡遭重挫,尤其是2021年、2022年,随着疫情的持续蔓延,餐饮业的日子越来越难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仅在2021年,吊注销餐企88.5万家,创下十年来的数据新高。有观点认为,如果加上未被统计的夫妻店、个体店,预计2021年餐饮行业关店数估计约在百万级别。


餐饮企业有什么深层次的难题?如何才能走出困境?


经营坠入谷底


4月30日,全聚德上线今年夏季新菜单的第一天。然而就在当天晚些时候,北京宣布从5月1日起,全市餐饮经营单位暂停堂食。


“5月我们本来准备大干一场,集团也做了相应的部署,没想到突然出了这种情况。”全聚德总经理周延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北京是全聚德集团的大本营,堂食暂停的影响可想而知。


线上外卖、线下外摆、预制菜,社群团购等等,全聚德把能用的招数全部都用上了。


“20块钱一盒的西红柿鸡蛋盖饭、25块钱一盒的宫保鸡丁盖饭……”堂食暂停后,每天中午的10点半至11点半,是全聚德线上社群最忙碌的时候。工作人员会在这个时间公布当日菜谱,以便周边居民和白领选购餐品。大大小小的线上社群,热闹程度不输往日的线下堂食。


全聚德和平门店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门店社群是针对周边老顾客建立的,有专门的同事来运营管理。“顾客有时候会有口味上的一些要求,我们也会及时在群里回复,尽可能地满足要求。”


面对北京疫情防控突如其来的变化,海底捞反应很快。堂食被叫停的当晚,海底捞就对外宣布北京地区70余家门店开通外卖和自提业务。


海底捞大兴龙湖天街店自2018年开业后,生意就一直不错。在疫情前的2019年,平均翻台率达到4.75次,每天要接待1600-1700人。堂食暂停后,门店迅速接入第三方外卖平台,同时组织起4个线上社群,努力激活私域流量。据店长童效元介绍,目前社群内共有1000多位用户,部分是老客户,部分是周边社区居民。“堂食暂停后,门店外卖收入涨了一倍多,平均每天能有七八千,好的时候能有一万多。”


不仅如此,海底捞还加入“摆摊大军”。“没了堂食,我们就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多卖点货。于是就与商场物业协商,在楼下开辟了一个3平米左右的位置摆摊。”童效元说道。


摊位上,除了海底捞自家的自热火锅、火锅底料、辣椒酱等产品,水果和蔬菜的丰富程度也堪比市场的蔬菜摊。


“现在必须想办法自救。”童效元一边说,一边嘱咐员工把桌布、筷子、湿巾都给客人配好。


餐饮业的花式自救不止外卖、摆摊,还有直播卖货。


“亲人们,我们的产品都可以放心拍、闭眼入,尤其是我们的大鲤鱼,零差评啊,拍到就是赚到。日坛地区拍1号链接,崇文门地区拍3号链接……”下午5点,北京连锁餐饮品牌紫光园的抖音直播间热火朝天,店家正在不停回答消费者的各种询问。


紫光园在北京共有156家门店,随着5月1日北京禁止堂食的政策落地,紫光园门店客流骤降80%,甚至有10余家门店停业,营业额大幅减少,正餐门店几乎面临全面瘫痪。


为了解决门店的生存问题,紫光园每日不间断直播至少8小时,向网友介绍餐厅特色菜品,用户线上下单后可以到店自取,3公里内也可以上门配送。


外卖热闹可还是亏钱


然而,并不是每个餐饮品牌对于外卖都持开放态度。


位于北京顺义天竺的黑天鹅法餐厅,人均消费近600元,以出色的菜品,优质的服务和出众的环境,得到了众多京城食客的青睐。然而在堂食被暂停后,黑天鹅索性直接闭店停业。


餐厅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餐厅一直以来都没有外卖业务,即便眼下堂食被暂停也是如此。“法餐有自己的特殊性,没办法做外卖,否则会影响品质。而且做外卖也体现不出我们的服务和环境,消费者如果体验不好,会伤害品牌口碑,还不如不做。”


对于外卖同样纠结的还有北京老字号萃华楼。中午12点,在东直门银座,一些消费者正在这里的萃华楼外摆摊位前选购。外摆摊位销售的主要是萃华楼的一些招牌酱货和主食,比如手工的包子、菜团子、戗面馒头、枣糕、酱肘子、酱猪蹄等。


据工作人员介绍,5月份至今,萃华楼的外卖订单量较往常上涨了30%,各种主食、酱货也受到了周边居民的欢迎。然而即便如此,门店还是处于亏损状态。


萃华楼餐饮集团总经理王培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这次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比2020年时要更大,“那个时候堂食还在继续,而这次只能做外卖等非堂食业务。”


据他介绍,过去萃华楼虽然也做外卖,但出于对品质和口碑的顾虑,外卖的量并不大。“一方面是外卖带回家后味道就变了,不利于老字号口碑,另一方面是堂食高峰期时,门店已经忙不过来,更没有精力做外卖。”但如今因为疫情,堂食被叫停了,形势所迫,不想做也得做。


王培欣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,正常情况下,萃华楼一个门店每天的流水要到3-4万块钱才能保本,如今就七八千,好的时候也不过一万多。究其原因,外卖和堂食的运营思路不同,价格是首要竞争力,而老字号在这方面比较吃亏。“老字号做外卖绝不用料理包,而且必须真材实料。以酱牛肉为例,一斤鲜牛肉出品后也就半斤到六两。”


再加上外卖的平台费和食品包装费,本都回不来。“要知道,正餐的纯利润其实也就10%左右。”王培欣还补充道。


不过即便如此,王培欣也认为,必须咬牙坚持下去。“卖多少钱已经无所谓了,为的是让员工有饭吃,让企业活下去,让消费者不忘记我们。”


房租人工成本是不可承受之重
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
企查查数据显示,2021年吊注销餐企88.5万家,创下十年来的数据新高。如果加上未被统计的夫妻店、个体店,预计2021年餐饮行业关店数约在百万级别。


今年餐饮业的形势依旧不容乐观。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1—4月份,全国餐饮业收入13262亿元,下降5.1%,其中4月份,餐饮收入2609亿元,下降22.7%。


中国烹饪协会等机构近期发布的《后疫情时代餐饮连锁企业发展报告》指出,超80%的受访餐饮企业认为,在疫情影响下,经营上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客流量不稳定。


与此同时,中国烹饪协会的调查报告还显示,原材料涨价、租金上涨等因素也导致经营成本陡增,给餐饮企业的现金流和资金链带来考验。


连锁产业专家文志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传统餐饮业向来有“三高一低”的说法:房租高、人力成本高、食材价格高,利润率低。房租、人力、食材这三项支出基本占到了总成本的70%-75%,再扣去税负、固定资产折旧与其他损耗,利润率通常只有5%-10%。


“三高”当中,房租是一项硬性成本,无论企业经营与否都要正常交租,尤其在遇到不可抗的外部因素时,商家面临的资金压力会陡增。


中国饭店协会2021年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,77.5%的餐饮商户表示在门店租金上存在经营压力,绝大多数餐饮老板无法与业主达成减租协议,背负着巨大的租金压力。


近日,一封题目为《求援“成都好房东” 共做“成都好老板”》的求援信在网络流传,内容是希望减免租金或是缓交租金。“您多给予支持的每一点,对我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帮助。”这封求援信上,不乏成都多家知名餐饮品牌盖章和老板签字,如集渔、吼堂、甘食记、九锅一堂、霸王虾、书亦烧仙草等。


而除了房租成本之外,餐饮企业在人力成本上的承压也日渐明显。《2020年中国餐饮年度报告》显示,调研企业中人力成本以3.69%的涨幅持续增长。


秦伟伟兰州牛肉面品牌创始人秦伟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,餐饮业的诸多岗位如“厨师”“服务员”等职业,劳动强度大,且社会认可度不高,导致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干餐饮,因此长期面临“招工难、用工荒”的窘境。


据《2021年中国连锁餐饮行业报告》显示,2021年国内餐饮行业的直接从业人员在2000万左右,预计2024年餐饮从业人员可能需要2800万。在这种背景下,餐饮企业也不得不提升待遇来留住以及吸纳人才,由此导致企业的人力成本不断攀升,进一步蚕食利润。


据秦伟介绍,如今餐饮企业招人必须包吃包住。以上海为例,租一间能容纳8人的套间,每个月的房租就达1万多元。此外,店长的工资2021年已经涨到了1万多元,厨师长也接近1万元,这还不包括奖金、提成。


据王培欣介绍,萃华楼在北京共有5家门店(含兴隆饭庄1家),都采用直营大店模式,每家门店面积都在六七百平方米左右,每个月的房租和人工成本就将近300万元。


餐饮企业亟待救援也需转型自救


中国烹饪协会认为,疫情对餐饮市场造成较大冲击,餐饮业面临巨大困难,亟需政府部门出台针对本轮疫情特困行业的帮扶政策,特别是针对连锁餐饮企业的纾困帮扶政策。


近期,相关部门也在不断出台政策,为餐饮企业减轻压力。5月9日,北京市人社局等九部门联合发布通告,对在北京市参保缴费,属于餐饮、零售等行业的企业,阶段性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工伤保险三项社保费缓缴政策。


文志宏进一步补充道,堂食叫停后,很多餐饮企业的现金流大幅度减少甚至断了,金融机构要加大对餐饮业的信贷支持力度,帮助餐饮业渡过难关。此外,当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,政府可以出台相关鼓励消费的政策,以此激发消费潜力。


眼下虽然艰难,但餐饮人对于未来还是充满信心。周延龙表示,疫情终有散去的一天,到那时餐饮行业还是光明的,但餐饮企业的经营形态需要适应最新的市场变化。


从某种程度上讲,疫情对餐饮消费场景进行了重塑。西餐大师、黑珍珠理事侯德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:“一直以来,中国人都比较喜欢合餐,一大桌子人围坐而食,互相夹菜也被认为是热情的体现。但疫情的发生,让我们打破传统,转变意识。”


在文志宏看来,零售业早已强调全渠道销售,餐饮也会无一例外进入全渠道时代。


事实上,随着疫情的持续反复,本身就拥有预制菜业务的餐饮企业,在应对时显得要更得心应手一些。


周延龙介绍,全聚德的外摆产品一部分由央厨生产,同时门店自制产品予以补充供应,以此保障外摆产品品质。“餐饮企业通常只有餐饮许可证,我们有SC食品生产许可证,因此产品能够进入更多流通渠道。”


此外,文志宏还指出,餐饮业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,即便是连锁巨头,也要保持合理的扩张节奏。


2021年,餐饮业上演了“冰火两重天”,部分连锁品牌利用租金红利在上半年迅速扩张规模,然而在下半年,疫情的反复令餐饮市场陡然降温,曾经的快速扩张,反倒进一步加剧了企业的困境。


“餐饮业和零售业不同,规模效应往往体现得并不明显,尤其房租和人工影响不大。因此找到适合自己的单店盈利模式还是非常重要的。”对此文志宏解释道。


王培欣表示,今年萃华楼本来计划再开4家大店,但考虑到疫情影响,集团也将目光转向社区店,缓解投资风险压力。


事实上,2020年疫情以来,社区商圈的表现比购物中心更为稳定。赢商网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有超过10万个城市社区,但只有5387个购物中心,前者是后者的20倍。


目前,对于北京餐饮人来说,不知道多久能恢复正常营业。5月20日,北京市宣布线下堂食继续暂停,餐饮人依旧在等待黎明到来。
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
原题:餐饮求生:全聚德卖盒饭,海底捞摆地摊,紫光园开直播


编辑:韩辉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沪ICP备14047490号 | 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330号  

© 2005-2022 培哲,赞美生活!www.peizhe.net | 
如对版权有异议,联系客服:18262654321

返回顶部